嘻嘻哈哈科科

【高桂】《将计就计》END(背后注意

Lost temple:

文案——


假发:高杉,等等,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女人了……


高杉(不耐烦):我知道你是假发。


假发(呆):……那你是在开什么玩笑啊!我们可是同伴!


高杉:去你[哗]的同伴!我要[哗]你!


 


配对:高桂


分级:NC17


预警:背后注意!!!这篇文里……他们几乎就是一直在……嗯……你们懂的……我之前写了篇《即死之愿》,和这篇比起来就像清水……没有看过可以戳进去看下……如果那篇的尺度都不能接受……就不要点开这篇了……


 


01-


“那个时候……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呢……


现在你又在哪里呢……”


原本该是左眼的位置,像突然成了泉眼,鲜血从黑洞洞的眼眶里汩汩流出。


“呐,假发,你在哪里呢……”


*


桂猛地坐起,双手下意识地揪紧被子,胸膛快速起伏,大口喘息着。


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噩梦了,但最近却犹为频繁,好像是……好像是有什么事将要发生的前兆一样。


桂困扰地扶住额头,心想:是不是该去找阴阳师帮忙解梦了……


说起来,他的确很久没见过高杉了,会见面吗……?不会吧……高杉应该忙着他的倒幕大业,他们看似为着同样的目标,却做着并不相同的事,已经在彼此远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
*


“阿银,帮我一个忙。”


“假发?”阿银惊讶地看着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吉原的人,“你终于开窍了吗?要我帮你找女人?”


头立刻被假发狠狠敲了一下。天然卷“嗷”了一声,“那你来吉原干嘛?”


“你能帮我混入游女中吗?我得到情报,今天会有几位幕府高层在这里商量对攘夷浪士的策略。”


“……”阿银满脸黑线,“假发你现在还真是越来越轻车熟驾了啊……”


“不是假发是桂!”


头顶又挨了一下,卷毛抱着头“呲溜”蹿到角落去,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暴躁啊?真的欲求不满了?”


“再说一句,我就让你以后永远只能欲求不满……”桂阴森森地说。


*


桂的确心烦意乱,梦里的场景在他脑海中反复出现,那只流血的、空洞的眼睛,仿佛一个能够吸食灵魂的漩涡,把他所有正面情绪全部吞没。


此时桂还没有想到,即使是在远离彼此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两人,只要一个意外,也可以重逢。更何况,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不曾释怀便没有真正远离。


*


02-


桂端着酒进去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自己会看到高杉。


因为低着头的关系,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角金蝶翩飞的紫色锦衣,这时桂还心存一丝侥幸。喜穿华丽锦衣的高官富商二世祖多了去了,又不是高杉晋助的专属。


哈,哈哈,不过这个配色非常高杉了……


随后进入视线的是慵懒的坐姿,浴衣领口敞开,露出精壮胸膛,既是炫耀力量,又是充满危险的性感。


桂感到喉咙有点干涩,心里那点侥幸就像阳光下越飞越高的泡泡,噗——破了。


他不用再看那张讨人厌的脸都知道这是谁,真是冤家路窄。


“你过来。”男人嗓音低沉,像一只刚从假寐中苏醒的豹科动物。


桂硬着头皮走过去,把酒放在小几上,但自始至终没有抬头。


“把头抬起来。”


桂还在犹豫的时候,下巴被捏住。他的手条件反射摸到腰间就想拔刀,然后才想起自己现在穿的是女装,腰间自然也没有佩刀。


高杉用的力道并不大,但桂不能暴露身份,只好顺着他的意思抬头。


那是一张精心描画过的脸,黛眉如柳,红唇娇艳欲滴,眸含秋水,但秋水之下却是快要无法控制的愤怒。高杉笑眯眯地照单全收,好像根本没有看出桂的抗拒,手滑到细瘦的腰部,微一用力将人拉到自己怀里。


“总督大人果然风流潇洒。哈哈哈哈,眼光不俗,眼光不俗。不愧是‘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’。[注1]”对面一个大腹便便的官员用色眯眯的眼光打量着桂,但碍于高杉的存在又不敢将自己的垂涎表现得太过露骨。


桂已经在心里破口大骂了,不俗你妹,老子可是清流,当然不是庸脂俗粉能比的。等等,好像哪里不对……越想越气,几乎不能保持脸上含羞带怯的表情了,于是愤愤地把脸转过去。在别人眼里,倒像是“她”过于羞涩,整个人缩进高杉怀里。


高杉似乎也是没想到“她”会这么乖顺,用一根手指抬起那张早已刻在他心底如今却有些陌生的脸,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双盈满怒意的眼睛,柳眉倒竖,唇也紧紧抿着,可谓是含俏带煞。


高杉晋助要是会被这点无法发作的愤怒吓住他就不是高杉晋助了。他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,低头作势要吻假发子小姐的唇,最后吻只是落在了耳垂,附赠一句亲昵的警告:“不想被丢出去就乖一点被我抱着。”


高杉晋助,你他妈给老子等着!假发在心中狂吼。




余下走这里→
将计就计

评论

热度(160)

  1. EcstasybutlerLost templ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嘻嘻哈哈科科Lost temple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