嘻嘻哈哈科科

阿斯加德首席铲屎官述职报告

大树施它活:

 长公主千年铲屎生涯的一角


(1)


众所周知,Asgard长公主Hela殿下,是一位伟大的铲屎官。


膝下有一狼一狗一猫。


一头大灰狼,一条小金毛,一只小黑猫。


 


(2)


哎,年纪轻轻,就集齐了这么多品种的毛球。


神域人民啧啧称奇:


神生赢家,神生赢家啊。


 


(3)


Hela不这么觉得。


实际上,她一直觉得,这三个毛球,是她走上神生巅峰的最大阻碍。


如果不是神域立法,禁止弃养宠物,她大概早就把这仨毛孩子打包扔进随便哪个宇宙虫洞了。


 


(4)


她很嫌弃那头狼。


每天都要铲屎,刷毛,喂饭。


偶尔洗个澡,那闹腾劲儿,像诸神黄昏提前到来一样轰轰烈烈。


让它帮着带弟弟,几肉垫就把Loki拍哭了,然后就被Thor咬哭了。


没用透了。


 


(5)


也很嫌弃那条狗。


Fenrisulfr刚刚抱来的时候,还是小小的一颗毛团子,尚未暴露此后惹人嫌的本质 。


非常可爱,就像她那个金毛弟弟,还没从一粒萌萌的小鸡米花,膨胀成一块烦人的大脸鸡排之前那样可爱。


Hela简直对它爱不释手——字面意义上的爱不释手,上哪都要揣着小狼崽,连跟着爹去砍怪时都随身携带,每天陪弟弟们玩的武术训练也不去了,得了空就坐下,拎出毛团子rua来rua去地逗弄。


 


小金毛看见了,也想来逗小狼崽,向它伸出小爪爪:


「抱抱。」


海拉赶他:


「去去去,作业写完了吗,别烦我和我的狼。」


 


Thor就委屈。


他去跟Loki诉苦:


「我觉得姐姐养了狼就不想养我了。」


「她从来都没有想养过你。」


年幼的小王子客观冷静地指出。


 


(6)


Fenrisulfr长大了一些,牙齿生了,爪子长了。


Hela在自己的宫殿后庭为它修了一座狼舍,前面矮矮拦了道栅栏。


 


终于被允许来看Fenrisulfr了,Thor很兴奋。


小金毛蹲在栅栏前,对着小狼崽左看右看半晌,回头问姐姐:


「我摸它,它会挠我吗?」


「不会。」


兴高采烈一伸手。


 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


 


Hela慢条斯理地说完后半句。


「——只会咬你。」


 


(7)


后来,Fenrisulfr的狼舍前面挂了个牌子,大写加粗的字体刻着:


注意素质,文明吸狼。


吸狼不伸手,伸手不吸狼。


隔栏一伸手,亲人两行泪。


 


虚假广告。


裹着纱布的二王子路过时想。


就没有哪个亲人为我流过一滴泪。


 


(7)


Asgard幼儿园布置作文,写家中任意一个亲人。


可把小金毛牛逼坏了。


因为他有很多小朋友都没有的一个亲人。


他搦管在手,走笔如飞。


 


《我的姐姐》节选摘录:


我有一个很强壮的姐姐。


虎背熊腰,鹰视狼顾,力能扛鼎,气可盖世


一个打十个!


——引自《Asgard小学生作文教程·反面案例》


 


老师批语:


「殿下,确定你写的不是《我的七舅姥爷》吗?」


 


(8)


重写作文不可怕。


可怕的是,海拉看到了这篇作文。


 


Hela抱着Fenrisulfr去找母后:


「妈,我觉得家里养一条狗就够了,多的那只,就扔了吧。」


Frigga摸摸大女儿的头。


「……Fenrisulfr是狼。」


 


Hela悄悄伸出手,在Fenrisulfr屁股后面狠劲一捏。


「汪。」


狂血魔狼泪汪汪地说。


 


(9)


Thor最后还是没有被丢进狼食盆。


因为Frigga告诉Hela,你弟可是雷电之神。


 


太好了。


以后,她再也不用担心剧刷到一半手机没电了,再也不用每天揣着充电宝出门了。


为了后日的移动充电宝,姑且今天留他一条小命。


 


(10)


奈何这头逃过一劫的小狗崽依然不知死活,成天缠着她问些傻乎乎的问题。


「姐,我是怎么来的?」


Hela正在给Fenrisulfr刷毛,忙得很。


「问爹去。」


「父王让我去问母后。」


「那就问妈去。」


「母后让我去问姐姐。」


Hela在内心冲爹妈竖起中指。


她放下毛刷,转向Thor,靠在Fenrisulfr毛茸茸的身上沉思了片刻。


 


「……你是Fenrisulfr叼回来的。」


「我不信,你骗我。」小金毛皱起眉头。「Fenrisulfr来的时候我早就在了。」


哟呵,三天不打,智商看涨啊。


「……你是父王网购眼罩时,为了包邮凑单买的。」


「我不信,你骗我。」小金毛鼓起小脸。「父王的眼罩本来都是母后买面膜时凑单搭的。」


弟弟越来越不好骗了,Hela想。


那就别怨为姐动大招了。


 


(11)


她叹了口气,蹲下身来,平视弟弟的眼睛。


「……你是爸爸和妈妈送我的礼物。」


Thor被这个温情的答案吓得说不出话来,呆呆地看着姐姐。


你是谁,你一定不是我亲姐。


 


(12)


果然,Hela接着道:


「……很抱歉这么多年都瞒着你……其实,我不是你亲姐。」


「!!!」


小狗崽震惊地望着她,漂亮的蓝眼睛瞪得圆溜溜地。


「一开始,父王和母后只给我在黑侏儒地下城定做了一个弟弟,就是Loki。店家双十一搞活动,买一赠一,捎带着送了一个你。所以,你不是我的亲生弟弟。」Hela温柔地抚摸弟弟亮闪闪的金发。「收货之后,虽然我很不满意,但那家店不支持七天内无理由退货,就只好把你留下来了。」


「我不信,你骗我。」小金毛拼命挣扎。「同一批订单,为什么Loki比我晚到那么久?」


「双十一,快递挤爆,发货延迟。」Hela面不改色。


「我不信,你骗我!我不信,你骗我!我不信,你骗我!」


小金毛失去了最后的支撑,泪花花在蓝眼睛里打转,只能反反复复地大叫这句话,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Hela听。


 


(13)


「我知道这很难接受……」


Hela悲悯地拥抱弟弟。


「但是,Thor啊……你看,你有黑头发吗?」


摇头。


「你有绿眼睛吗?」


含泪摇头。


「你有混乱邪恶反派特质吗?」


直接疯狂摇着头飚着泪跑出去了。


 


Hela转过身,和Fenrisulfr击了个爪。


 


(14)


「Loki,Loki,如果我不是你亲生哥哥,你还会爱我吗?」


「就算是亲生的都不会爱你,滚。」


 


(15)


Hela同样很嫌弃那只猫。


 


Odin带回Loki的那天,Hela听说自己又有了个弟弟,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
想想吧,一条小金毛成天缠着她就已经这么烦人了,如果变成两条小金毛在自己面前窜来窜去,必然是烦人乘烦人的平方。


 


爹,娘,只生一个刚刚好啊。


Hela暗下决心:


等我继承了Asgard王位,第一件事,就是颁行计划生育政策。


 


(16)


但看见那个裹在襁褓里的小奶团子的第一眼,就动摇了她的信念。


也许是血统的缘故,Loki比Thor小时候轻多了。


Hela抱着他,觉得正抱着一只小小的猫崽,捏捏爪爪就会嘤嘤嘤地喵。


Thor吊在姐姐的裙子边上,试探性地伸出手,戳了戳弟弟的脸。


软乎乎的,粉嘟嘟的,嫩生生的。


「姐,他好软。」


 


(17)


有养狼和养狗的前车之鉴,Hela知道,不论小时候是多萌的一颗团子,长大后都难免让她梦碎一地。


好在Loki渐渐长大,并未让长姐失望,还无数次凭借银舌头,从狼食盆里救下自家哥哥。


看这黑头发。


看这绿眼睛。


看这假乖假乖的小欠揍模样儿。


Hela越看越满意。


哎,一看就是我亲生弟弟。


 


(18)


但也不是说,Hela就不嫌弃这只小猫崽。


相反,这只小猫崽是三个崽子里最让她操心的。


 


太中二,没事喜欢导演自己和哥哥的玛丽苏同人舞台剧,让她操心他的心理健康。


太爱作死,动不动跑到中庭叫人「kneel」(说来惭愧,还是跟她学的,唉),让她操心他的人身安全。


择偶的眼光太差,看上了一个小混蛋,让她操心他下半生的幸福,和下半身的幸福。


 


(19)


诸神皇婚前夜,Asgard铲屎官经验交流论坛出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热帖,发出五分钟,就有了过万的点击量:


《养了一狗一猫当弟弟,昨晚发现一个弟弟把另一个弟弟睡了,怎么办?》


底下评论一片沸腾。


最高票答案:


这种弟弟不扔留着过年喂狼吗?


 


(20)


Hela觉得很有道理。


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两只都扔不掉了。


她萧瑟地关掉了手机,摘下Fenrisulfr嘴里叼着的屎红色喜帖,叹了口气。


毕竟,当年,至少有一句话,她没有骗弟弟。


 


爸爸和妈妈送我的礼物。


你们都是。

评论

热度(19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