嘻嘻哈哈科科

【战狼2】【锋凡】关于美黑

冰下有鱼:

卓亦凡白,亮白亮白,bilingbiling的白。


冷锋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,非洲灼人的日光下,熊孩子简直白的放光,站在一群黑兄弟中间,那更是白的好像一道闪电,一下子就劈中了冷锋的心。


后来俩人混到一起了,对于熊孩子怎么在非洲还能保持如此亮白的肤色,已经黑得跟自己干儿子分不出来的冷锋实在是想不明白。


卓亦凡每次一提到这件事就一脸的不爽,挂下一张俏脸,赌气似的把沙包打得啪啪响。


终于有一个晚上,冷锋抱着熊孩子滚了一遍床单,酱酿那酿种种不可描述之后,尽兴的冷锋搂着熊孩子,静静等待呼吸平复,幽静的夜晚里,他忍不住细细端详着怀里的人。


冷锋看着看着,那手就忍不住上去了。


熊孩子闭着眼,刚才的激烈让他实在有点精疲力尽,冷锋的手抚摸在敏感的皮肤上,微微的勾起一点残留的余韵,他鼻子里哼唧了一声,由着冷锋去了。


屋里没开灯,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,熊孩子身上一层薄汗还没有褪净,修长的身体在月光下,白得甚至有点晶莹剔透,跟玉似的。


冷锋终于忍不住又问出了那个问题:“你怎么就这么白啊?在非洲那些日子,也没见你晒黑过。”


卓亦凡困得迷迷糊糊,回了他一句:“就是晒不黑,我有什么办法,给钱都晒不黑。”


冷锋听得有点好奇,索性低头亲亲熊孩子的嘴角:“什么叫给钱也晒不黑呀?你给谁钱了?”


熊孩子被他撩的清醒了一点,干脆坐起来,撅着嘴:“我晒不黑这事儿能怨我吗?我什么办法都用过了!沙滩上打滚、沙漠里远足,就是不黑,后来我去找个了美黑中心,两个晒程做下来,就红了一阵子,红褪了还是这样!”


“然后呢?”冷锋也坐起来。


熊孩子一脸的不高兴:“后来那个美黑中心的老板就把钱退给我了!还说求我赶紧走!谁稀罕他退钱啊,爷我又不是没钱!”


“噗!”冷锋忍不住乐了,一把搂住熊孩子光溜溜的小肩膀,“人家是美黑中心,你这白的刷刷的往人门口一站,不是砸人招牌吗,人家肯定贴钱也得让你小少爷赶紧走人啊。”


熊孩子回手一肘:“你知不知道看着你和老何这个肤色我多羡慕,每回跟你们出去个个都盯着我打,就看我是小白脸子好欺负对吧?!”


冷锋伸手接住熊孩子这一击,顺手把人拽倒压上去:“好了好了,都知道小少爷你是人不可貌相,那些盯着你打的不都最后被你打得妈都不认识了吗?行了行啦,白点就白点,出去多涂点伪装迷彩就好了,啊。”


说着说着,手就上了小少爷的身。


长夜漫漫,能让小少爷从肤色里转移注意力的只有某些剧烈运动。


某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慢慢的流淌在这小小的居室内。


卓亦凡的声音很好听,少年人的清亮和成年人的低沉混合的恰到好处,他在这方面又向来坦白,得趣了就不扭捏,该叫该哼哼的,能把冷锋魂都叫上天。


他的身体舒展开来更是好看,修长的骨架绷着恰到好处的肌肉,不孱弱也不过分粗壮,细腰长腿,撩人的心。


那一身白白的皮肤,覆盖着一层晶莹的汗水,慢慢的浸透一层暧昧的粉色,引得人的唇齿双手,流连忘返。


冷锋看着自己黝黑的皮肤压在熊孩子白皙的身体上,心里一种满足感充盈着。


都是他的,这个男孩,从里到外,都是他的。


他的手指游走在他的领地,白色如冰雪,火热却如同骄阳,在他的指尖下起伏流动。


一如这个人,纯粹而热烈,执着一往无前。


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,本来以为他们的缘分就到那非洲的海岸线为止,却没想到会有一天纠缠到现在,还会纠缠一辈子。


执着的跟随着他,执着的挡在他的车轮前,直视着他的眼睛:“冷锋,你这辈子就别想丢了小爷一个人跑了。”


枪林弹雨里跟着他、水里火里跟着他,从不肯回头看一眼过去的路,他说,爷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。


慢慢的把自己磨砺成一柄锋利的刀,只为了能和他并肩而行。


白皙的皮肤依旧白皙,但是慢慢变得粗糙,也开始有了一些伤疤,每次他都会细细的吻过每一处伤疤,不放过任何地方。


白就白吧,冷锋心想,横竖谁敢欺负他家的熊孩子是没有好下场的。


黝黑的皮肤慢慢和白皙交融、合为一体,夜还很长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
白一点也没什么不好,冷锋摩挲着手下的皮肤,白白的熊孩子有多么诱人,只有他冷锋知道。


去他的美黑中心。



摩城魅影:

我的配音是:
锤:还钱!小样儿,以为到地球就不交保护费了?
基:木钱啊我……
锤:肉偿!
基:……

TwT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趴着笑会儿

捧咚杀世界:

霸道锤锤爱上基。

赤豆汤圆play

Sissi是来舔同人的:

一段没头没尾的小段子。肉。
——————
夜,风急雨骤。檐上的雨水落得一串紧过一串,打在廊下的瓦罐陶缸里,如戏台上的急急风,紧锣密鼓地催着什么似的,让人心焦难耐。
房内传来粗重的喘息和暧昧的声响,只听一人紧咬着牙,从喘息中挤出一个破碎的句子:“裴纶!要干……就……干!胡……胡闹什么!”
一道电光闪过,霎时将屋内照的大亮,只见沈炼双手被缚,腕间绳带被一根乌金短棍拧了两拧,别在了头顶之上的床栏里,动弹不得。身上的百户常服散敞着前襟,曳撒松松吊在腰间,下摆被卷至腿根,露出赤着的修劲双腿。身上跨着一人,正埋首在他的腰腹间,正是裴纶。

吃甜品请戳:https://m.weibo.cn/1574945292/4134204021310127

许昕,一个所有追星girl的理想男友